走马


张晓波x何慕。



01.

“何慕,晚上别忘了party啊!”
“知道了。婆婆妈妈的,怎么不烦死你啊。”

何慕抱着篮球刚走出去没多远距离,兜口里手机就嗡嗡震动。好看的眉峰不经意间蹙起,单手划开屏幕,显示着一条未读短信。

“忘了跟你说,聚义厅被人包场了。晚上换地儿。”

包场?何慕冷笑,他何二少提前定的地方,也有人敢抢?

篮球似是被遗弃一般,在地面上做着往复运动。何慕翻动手机里的联系人列表,找到号码,拨通。

“喂,帮我查今晚包下聚义厅的是什么来头。”
“叫你查你就查,哪儿那么多废话。”





凉生此刻正坐在吧台一侧,手臂支在桌台边缘,托腮打量着舞台正中央阖眼深情演唱的男大学生。灯光自上打下,额发之下正映射一片阴影,给男生的气质多添了一份成熟与忧郁。

凉生头也没回,向后伸手向服务生示意。服务生点头了然,正欲再调一杯,却被温润的声音打断,“不要调了,麻烦你了。”

“阿司。”

凉生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他,被断了酒也不恼,直截了当地问他,“你看那个男生怎么样?”

郑开司顺着凉生的视线看过去,一瞬间便有了决定。但他不着急发表自己的看法,反而问凉生,“你觉得怎么样?”

“有潜力,可以挖掘。”

郑开司侧头看着凉生,对他的言论加以肯定,“我也这么觉得。既然如此,那就......”




“叫你们老板出来!”

凉生和郑开司顺着声源看去。当然不止他们俩,全场的人都被在这鱼龙混杂的环境下还能平地一声吼出这么大分贝的人投去敬意的目光。看得出门口的四五个保安尽全力在维护秩序,可怎么也架不住两位数的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

凉生不明所以,转头问郑开司,“怎么回事,你郑boss包的场也有人敢闹?”

郑开司已然收回刚刚眼底的温柔神色,转而变成了那个只手遮天的郑氏首领,戾气不掩自显。信步走向大厅门口,看着吵闹的保安和年轻人,郑开司低呵一声,“安静!”

全场除了依旧吵闹的背景音乐,所有人无一例外,连大气都不敢出。凉生在心里暗暗思忖,不愧是头儿啊,气场摆出来。

刚刚吵闹的年轻人之间突然走出一人,对郑开司从心底对他们的看低不屑一顾,更甚流露出愈发轻蔑的神色,“你就是老板?”

郑开司心下凛然。一是对方年纪比自己小上太多,却仍能够不被压力所迫,与自己对话。二是,郑开司开始怀疑自己,今天衣着那么像酒吧老板吗?

郑开司欲开口缓解,没想到对方居然抢先了话语权,“你们这店这么不讲诚信,我看是不想开了?”




“吵吵吵,吵他妈什么啊。”

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关了。在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中,慵懒的声线更加引人注意。众人转移从战场中视线,不少人又在看到从二楼慢慢悠悠走下来的人低头示意,“张老板。”

可见这位张老板是被人吵醒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头发也是蓬松散乱的,就连睡衣也没换。“什么事儿啊。踢场子的?轰出去。”说罢转身要走,大有睡个回笼觉之意。

“等等!”

何慕也不傻,当即明白了这位刚睡醒的才是真老板,也一瞬间意识到刚才误会了郑开司。但他何慕今天不是来道歉的,是来讨个说法的。“你们这酒吧不守信用,把我们轰出去,以后的生意你们也别想做了。”

张晓波睁开了眼睛,一瞬间睡意全无。他眯起眼睛扫视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毫无感情地回复,“你们这些年轻人呢,守点儿规矩。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张晓波说完摆摆手,背过身子往回走,“送客。”

何慕也急了,明明自己占理,怎么反倒被堵得说不出话来了?情急之下也顾不得什么形象,被保安往外轰的同时朝张晓波大喊,“就你们守规矩!连先来后到都没有是不是?装什么孙子!”

情况又恢复到了张晓波没下楼之前,门口开始推搡起来。张晓波停下脚底步子,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直到他一偏头看见弹球儿畏畏缩缩不敢抬头的样子,张晓波明白了,问题出在这。

“怎么着,自己说还是想屈打成招啊?”

评论(3)
热度(31)
© 你江|Powered by LOFTER